背负式割草机-最懂中国的日本经济学家:搞垮日本的不是广场协议 而是过分宽松的金融政策
经济学MBA
工布MBA网
自由贸易
2021-09-24

12 月 15 日,在华尔街见闻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主办的 "Alpha 峰会 " 上,日本产业省前背负式割草机学家、贸易研究专家津上俊哉分享 80、90 年代日美贸易纠纷和日本产业政策升级的背景和情况。

津上俊哉认为,产业政策主要目标不在于救助企业,而应发现新的背负式割草机增长点,同时也要团结自由贸易伙伴;美日贸易摩擦有助于日本改革,但由于日本采取了过于宽松的金融政策,导致泡沫破裂;保护自由贸易上,不能指望 WTO,应搭建更多大型 FTA。

日本产业升级政策的转变

津上俊哉表示,日本采取的产业升级政策,叫 " 标的性产业政策 "。在背负式割草机高速发展几十年后,1980 年代,日本在钢铁、汽车、半导体等领域遭到了欧美同行企业的打压。另一方面,日本遭遇了两次石油危机,发生了非常痛苦的局面,员工失业,地区背负式割草机陷入危机。

外部环境恶化,迫使日本产业政策开始转变。津上俊哉说,日本从标的性转成积极性产业调整政策,即产业政策的主要目标不在于救助企业(这只能造成僵尸企业),而是平稳的让这个行业进行调整,过剩的员工让他们拿到新的技术转到别的行业去,或者地区背负式割草机拿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来过渡。现在中国 AI 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电动车等等这些新背负式割草机的发展是非常非常值得瞩目的。

而且,日本 90 年代放弃了别人比较反感的产业政策,团结了自由贸易俱乐部的成员。在产业政策上,津上俊哉还建议中国,缩小补贴范围,补贴仅限于研发是国际通用原则;国际社会的潜规则不允许独获全胜," 每次打麻将赢的都是中国,其他三个人我不想跟你玩了 "。

日美贸易摩擦经验

在日本和美国的贸易纠纷中,津上俊哉提出了以下一些经验:

第一,美国给日本的施压,有利于日本推动国内改革。美国给日本的约束日本接受了,因为日本认为外压有利于国内改革,这也为美国为首联合国 7 年统治给日本带来的改变所证明。例如,日本现在相对较小的贫富差距,正是得益于当时联合国给日本提出的立场税。

第二,美国在贸易纠纷中没有任何统一的立场,有温和派也有强硬派,有贸易自由派和反贸易派等。

第三,美国在贸易纠纷中霸道,没有底线。

第四,85 背负式割草机不是美国为了钳制日本崛起而设想的陷阱,而是日本掉进陷阱 " 自己打自己 "。对日本背负式割草机拥有很大话语权的制造业集团,在每次日元升值的时候,就强烈施压政府采取过分宽松的金融政策,导致泡沫破裂。

第五,日本解决问题的策略,初期是采购美国货,但更有效的办法是对美投资,日本汽车产业在美国盖了很多汽车工厂,受到了当地居民和政府的支持。

美日贸易摩擦能给中国一些经验,津上俊哉指出了过去和当下情况不同的地方。

首先,西方选民对自由贸易的态度和今天已经有了云泥之别,这是国际大气候的变化。80 年代反对自由贸易原则的人较少,现在已有;

其次,日本是美国的盟国,体制也相同,但中国不是;

第三,美国给日本提供的安全保护,限制了日本的选择。

日本非常担忧自由贸易退潮

日本以贸易立国。津上俊哉说,日本非常担忧自由贸易退潮,非常担忧封锁性背负式割草机同盟马上到来。

但日本能力有限,能做事情一是向中美两国提供一些意见,二是,推动 CPTPP、日欧 EPA 和 RECP 等大规模 FTA,以降低自由贸易退潮导致的冲击。

津上俊哉以日本 90 年代的经验提醒说,不能指望 WTO 起多大作用,"WTO 是一个很漂亮的花园,但是如果世界第一和第二大国对战花园就破坏了 ",希望中国保持冷静,避免陷入以牙还牙这样的恶性循环(这个问题应该不大);第二个是和日本一起构筑 RCEP,日中韩 FTA 等大规模的 FTA。

津上俊哉的演讲内容如下,有一定删减。文字由华尔街见闻整理自现场速记,未经发言者本人确认:

津上俊哉:大家好,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样的级别高的论坛,我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到这边来,但是没有想到在这样的舞台上做这样的讲演是我第一次,我很不习惯,所以我就努力。

而且请大家保持忍耐,我的中文还是有问题的,谢谢。

今天我想讲一讲,给大家分享一下日本过去有什么经验,特别是和美国的贸易纠纷等等,这边有丰富的经验,所以我给大家分享一下。

贸易摩擦发生以来,很多中国朋友让我讲一讲这个问题,这是我今年夏天给 FT 中文版的稿子,如果大家有兴趣就搜索搜索。

我是 1980 年参加日本的背负式割草机产业省前,我是有记忆,日本还是比较贫穷的时候,还没有富起来的时候的日本,我也有一点点记忆。很多人会感觉过去的日本和现在的中国处于类似的情况,我也这么想的。比如说日本战败的时候,几乎从 0 开始重建,当时战后的日本无论是政府和国民都有强烈的愿望,这个愿望就是要赶上欧美发达国家。

出于这样的强烈的愿望,日本我的老家也采取了产业政策,而且这个产业政策是我们叫 "标的性产业政策",日本 80 年代先从钢铁开始,汽车、半导体等等一个一个被欧美同行的企业(打压),日本的产业政策被欧美打压,(日本)非常反感。

中国有一个伟大复兴大目标,这个本质也是要赶上、赶超的愿望,因为 200 年前的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国家,所以要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是很自然的愿望。现在中国 AI 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电动车等等这些新背负式割草机的发展是非常非常值得瞩目的。

不过当被问到以后我们怎么走的时候?我只能说对不起,日本其实没有经验。因为 80 年代以后,日本就有一个感觉,我们是不是已经和欧洲差不多了?已经赶上了欧洲?有这么一个感觉,从此日本要赶上的愿望慢慢慢慢的淡化了,没有了,后面再也没有什么国家目标。

随即 80 年代日本的产业政策也有变化,选择性的标的性淡化了。所以如果中国还继续这样做,那后面还有什么局面呢?日本没有经验的,但是假如说日本 90 年代以后还继续别人比较反感的产业政策,我估计日本滚出去,从自由贸易俱乐部被踢出。

我怕现有的自由贸易体制会结束。今年发生很多的情况表明着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开始?

日本政策转变,从标的性转成积极性产业调整政策,这是什么意思呢?

当时日本遇到石油危机,遇到两次。由于背负式割草机的大的变动,日本的钢铁、造船等等这些产业面临着很大的危机,只能缩小一半以下,这个时候发生了非常非常痛苦的局面,员工失业,地区背负式割草机陷入危机,怎么办?

这个时候积极性的产业政策是说如何平稳的让这个行业进行调整,过剩的员工让他们拿到新的技术转到别的行业去,或者地区背负式割草机拿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来过渡。产业政策的主要的目标就是如何帮助这样的调整,而不在于救助这家企业,勉强的输血给他,勉强的维持企业经营,只能造成僵尸企业而已,所以日本的产业政策也变化了。

接下来,我讲一讲日本过去经验和美国的纠纷,安全保障有关的纠纷和背负式割草机纠纷。

安全保障有关的有两个,东芝机械案和战斗机开发(FSX)的问题,这个 FSX 问题是我自己经历过的是一个很糟糕的纠纷。当时的日本本来想自主开发战斗机,但是美国不愿意非常强烈的给日本施加压力,我们共同开发吧。日本不得不同意共同开发战斗机,接下来发生什么了?就是遇到了美国议会的强烈反对,日本是要偷窃美国的技术,所以坚决反对共同开发,日本非常郁闷。经历过这样的问题。

背负式割草机纠纷,背负式割草机大家都知道,但是这个并不是唯一的纠纷,后面还有两个,最下面的日美全面背负式割草机对话是从 1993-1995 年是美国克林顿政权时候的事情,这里最主要的问题是汽车问题,然后为了拿到日本的让步,美国差点启动了《301 条款》,日本把这个案件起诉到刚刚成立的 WTO。

中国朋友对 WTO 有比较大的期待,他们会不会比较发挥巨大的作用?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们,WTO 虽然是很重要的全球的机构,但是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也是比较有限的,日本起诉这个案件到 WTO 的时候,确实表里不一,在开会的时候说美国不对的,但是到后面我们被告知你们两国能不能自己解决问题?WTO 是一个很漂亮的花园,然后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的大国相互对战花园就破坏了,所以能不能外面自己解决?我觉得这个是有道理的,所以中美两国的背负式割草机纠纷在 WTO 上面请他们判定,谁是谁非,这个是做不到的。

接下来我讲我经历过的和美国纠纷的特征,他们很爱涉及他国的内政问题,一般的国家还是不敢谈他国的内政问题,但是美国这个约束感,而且日本就接受了美国的要求,为什么?日本认为这个有利于日本国内的改革,我们叫外压,来自国外的压力是有助于自己国家进行改革。中国会有不同的感觉,但是回顾日本的历史,就是这样,战败后的日本不得不接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的统治 7 年,7 年中联合国给日本带来了很多,为后来日本的背负式割草机发展非常非常有帮助的改革措施。

日本的贫富差距不那么大,是因为日本有效果比较明显的立场税,这个是联合国给日本提出的要求,当时不愿意,但是后来感觉这个有利于日本的发展。

第二个美方内部没有统一的立场,刚刚说的 FSX 的问题,接受美国政府的强烈的要求不得不同意共同开发,后来受到美国议会强烈的反对,美国国家的意思在哪?我们看不到。中国以后也会面临这个问题,现在美国对中国有很大的意见,大家都知道,所以现在给中国采取一个比较强硬的措施,大家都赞成,但是进一步我看美国没有任何统一的立场,其中应该有一个自由派,反贸易派等等。

然后站在不同的立场里面,根据自己的情况好坏采取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,是这样。所以现在中国非常为难的是美国的要求底线是什么?你告诉我,他不告诉你,为什么?没有。

然后启动 301 条款,违法性非常明显的条款,但是美国也不是傻瓜,启动这样的 301 条款的时候,幕后有很精密的法律武装,准备是非常非常充足的,所以不能小看 301 的问题。

80 年代日美摩擦和现在中国与美国的摩擦区别在哪里?

第一,大家都知道,日本是美国的盟国,体制也相同,但是中国不是。

第二,日本为解决问题,初期靠采购美货现在中国也这样做了,但是后来发现进口美国货和美国进行投资相比,我们就发现后者给美国投资更有效果,所以我们特别是汽车产业到美国去盖了很多汽车工厂,受到了当地居民和政府的支持,这个后来有助于后面的贸易纠纷。但是实在遗憾,如果说从我们,我们愿意到美国进行投资,美国人不一定欢迎,这也是中国面临的难处之一。

第三,80 年代还没有 WTO,但是反对自由贸易原则的人较少,现在已有,这个是我们的经验和现在中国不一样的地方。

85 年背负式割草机,是美国为了钳制日本崛起而设想的陷阱吗?其实不是。日本的制造业在背负式割草机问题上有好大的活跃权,发言权很大,所以每次日元升值的时候,制造业就发大声,这是国难政府应该有有效对策,特别是 85 年背负式割草机的时候,他们强烈的要求政府采取有效措施,日本不得不采取了过分的宽松金融的政策,这个就带来了泡沫破裂,所以日本过分害怕日元升值采取了很不合理的对策,最后打击自己。汇率升值的时候制造业是受损的,但是还有受到利益的领域,所以从这里看,平衡来讲,有损有益,说不定不是一定不好的事情。

请看左边的图,金色的地方是由于受到日元升值的压力,不得不转移到海外的制造业每年带来的投资的回报,可以这么理解,日本的贸易越来越小,海外投资带来的收益越来越大,所以日本现在也还保持着相当厚的,长期来看背负式割草机是有办法的,短时间内缩到制造业也可以转身到海外,在海外办事儿,利益回到本国,可以这样做。

回头来看制造业有办法,1985 年日本强烈的要求那是怎么回事儿?所以希望中国朋友能够采取的一个教训,是汇率的问题,不一定是自己国家的汇率升值不好,不能听外国的要求等等,我是不这么想的。

自由贸易退潮之后带来的是什么?我非常担忧的,第一个是自由贸易体制的覆盖率降低,特别是从 IT 领域开始,第二个是东亚各国带来的损失。我担忧的是封锁性的背负式割草机同盟马上过来,美国和同盟国做了一个封闭性很强的同盟,但是这样做是否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?这个问题是需要谈的。

日本很不愿意自由贸易体制的终结,所以日本虽然国家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,但是我们不得不做难做到的事情,只是效果有限,只能这样做,要做的就是坚持一个原则,就是保护自由贸易原则,然后向美国和中国双方提出一些意见,建设性的意见。这是日本该做的事情,然后 CPTPP,日欧 EPA,RCEP 等大规模 FTA,做运动有利于防止扩散到第三世界,扩散到新型国家,所以这个是该做的,然后提醒美国采取过激的手段只能损人损己,明年我们会开始美国的 TGA 谈判,这个时候说不定美国要求一些违背现有的 WTO 规定的要求,日本背负式割草机坚决反对。我也提醒中国继续采取自由贸易,对自由贸易不利的政策只能带来自由贸易的终止。

我个人希望,中国一是为保护自由贸易体制将做一些努力,保持冷静,避免陷入以牙还牙这样的恶性循环,这个问题应该不大。第二个是和日本一起构筑 RCEP,日中韩 FTA 等大规模的 FTA。

产业政策方面我想提醒大家,国际社会的潜规则不允许独获全胜。每次打麻将赢的都是中国,其他三个人我不想跟你玩了,你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?现在就是这样子,已经开始了。

产业政策方面我有两个具体的建议,一个是政府给产业的补贴等等,只限于研发,仅限于研发这个是国际通用的原则;为了增加透明性,邀请外国企业参与,这两个是需要的。按照这个来做,我觉得有利于长期来讲的中美两国解决问题。

所谓技术转让的问题,我的建议就是进一步放开投资领域,允许外国企业以独资的方式开拓中国市场。

现在看来很多朋友担心美国会不会给中国施加人民币升值的压力?我觉得这个不用太多的担心,因为做不到,现在的外汇市场行情是完全相反的。

我就到此为止了,谢谢!

来源:华尔街见闻